顧幾宴

乱写
非常博爱

光粒













无差清水

现实AU        7000+一发完

破镜重圆梗真是和这两位一样好搞






















-----




“王一博。”肖战如一道墨痕的眉头轻巧地皱了一下,“我是个男人。”



被点名的人迟钝地眨眨眼,睫毛在空气中扑棱的画面像是被开了零点五倍速,同时具备美感和傻气:“呃……那你好厉害哦……?”


肖战鼻梁上的金框眼镜缓缓滑到了鼻尖。



肖战瞠目结舌。




哇哦,分手之后王老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功力还真是日渐增长。


























..







肖战回答这种问题的时候喜欢抿着嘴唇笑,纯情得恰到好处,无辜得不卑不亢。


“心动的人吗?没有诶……”他眼睛亮亮的,完美伪装了眼神深处的那点凉意,“还早啦……现在这个社会三十几岁没有女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况且我觉得大家也不希望我有吧~”



一句普普通通的话被肖战俏皮的语调渲染得百转千回,令人信服而舒服,何况他神情干净得像鹿群,像草原深处的湖水,就连飞快地瞟了一眼身旁人的动作都像是下意识的依赖,会让屏幕前的显微镜女孩们兴奋到欢呼“过年了”。


相较之下,坐在他旁边的王一博总是那么锋芒毕露,表情也是,语句也是。


“我也想啊,可是没遇到合适的。”



肖战打赌,他看到摄像师大哥都被尬笑了。













回答问题的片段会穿插进正片里,会让粉丝产生了跟自家小哥哥小姐姐互动了的错觉,这是综艺一贯的拍摄手法。肖战从石头上站起身,礼貌的跟众人打了招呼,在拍摄间隙溜到了风景颇为优美的田野上放松。



今年是距离他和那个人合作陈情令已经过去五年,宣传期结束过去四年,分手过去两年的一年,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平常———如果没有在一年的中途和那人接了同一个旅行综艺,还恰巧分到同一个房间的话。


肖战原本有足够的自信维持这样的生活,不动声色,不露马脚,不让除了王一博外的任何人失望,就算偶尔碰面也没关系,他明白在这个圈子中总是会碰到的。


可是……可是他的意志也只能坚定至此,如果只是偶尔碰面,如果那些时间节点是细碎而断裂的,他就有机会喘息,有机会恢复,有机会伪装好自己再去见王一博。


可是这个综艺拍摄时间那么长,又让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亲爱的上帝强迫着把他们相处的时间线连在一起,让肖战没有机会调整自己,拍摄时间积累得越多,他在王一博面前就愈发狼狈。



情况很不妙啊你。



入目是一片仿佛灼烧起来的金黄,传到心里却是一片焦色的荒凉,风吹过来都像是在扇他耳光,提醒着他两年前分手时说的那些混账话。



反而是在分手时处于被动区的王一博,正常到有点不正常,他对肖战依旧纵容而淘气,表现得游刃有余,就像没有爱过一样。



可能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吧?肖战吸了一下鼻子,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笑容里没有一丝镜头前阳光大男孩的样子。


“肖老师,回去拍摄啦,据说今天晚上给我们准备了大餐,然后呢也会有一些轻松的谈话,到时候大家随便聊聊,记得一定要把氛围搞得融洽一点,靠你了哦。”



王一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站在他背后,因为没有一点声响,出口就把肖战吓了一大跳,但他最终竭力保持平静地听完了这段话,得体地笑了。



“行呀。”肖战说,“王老师还不相信我吗。”



晚霞的颜色特别温柔,就像是他们分手那天,天上嫩粉淡金暖橘浅蓝沆瀣一气,温柔得像个精心营造的笑话,抬头就能看见眼泪。




“一直很相信的。”王一博突然开口打碎蝉声,“直到你亲口告诉我你不值得相信。”



肖战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他望着一片金灿灿的茫然吃吃地笑起来,感觉到自己的笑声像是动画片里巫婆的魔咒,萦绕耳旁,久久挥散不去。




























...




为什么分手总在下雨天?


肖战的答案是因为晴天太过于开朗,让人舍不得说那些阴暗的话来刺痛所爱。


可是他还是选了晴天,还是一个天空颜色如调色板一般的傍晚,准确来说……也不是他选择了那天,而是那天选择了他。








“你为什么要去参加这个综艺?”王一博把脸埋在口罩后面无声地冷笑,“你和那个女明星的绯闻已经够沸腾了,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参加同一期综艺?不参加这个综艺会死吗?”


肖战只沉默了一瞬,随即就调整好了表情,开口笑道:“哎呀~我们王一博小朋友吃醋啦?”


“你知道我的意思。”王一博的语气丝毫没有好转,脸色冷得仿佛能冻住七月的重庆。


“哦~那就是担心哥哥的工作啦?没关系,我有分寸,工作不会受到影响……”



“工作不重要。”王一博的眉头拧得很紧,“你没有工作我也可以养你,我巴不得你每天都呆在家里不要出去,你怎么总是不听我的话呢?啊?”



他深吸一口气,“你明白我的意思,你怎么能这么不避嫌,跟别的女人接触得那么肆无忌惮……”





“就你可以?”肖战打断他,刚刚还强撑起来的好脸色此刻已烟消云散,他死死地盯着王一博,愤怒在眸子中灼灼地燃烧,炸开,他气到连委婉一点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都不屑于出口,他嘴角挑起的弧度顷刻间改变了脸部全局的气质,轻蔑而危险。


“什……么?”王一博噎了一下,他从没见过肖战这样的表情。


“我说,只有你可以吗?和女孩子肆无忌惮地交往?”肖战的眼神,这样的眼神,王一博只在他演戏时看到过,他以为肖战本人永远不会出现这么阴暗的神色。


他有点害怕了:“我什么时候……”



“如果我要胡搅蛮缠的话,你在电视剧里和女孩子们的亲吻,拥抱……甚至是综艺上的一个眼神,一句话……”肖战停顿了一下,尾音拖长出气泡破裂似的笑意,“我都可给你定罪。”



他嘴角依旧挂着微笑,仿佛在娓娓道来什么,“王一博,我太让着你了吧?工作不重要,不能与女人接触,你他妈把我当什么?”





人吵架的时候喜欢翻旧账,肖战此刻有千言万语想说,想说说王一博一直以来在他心中是多么的过分,而其实他又有多么的不满,可是所有话语全部都哽在了喉头,他忽然觉得没有了说的必要。



他只是再次笑出了声。


“你最好认清楚一点,我不是你大男子主义庇护下逆来顺受的好情人,你这么相信我,那你相不相信其实我没你想的这么喜欢你?”



王一博惊慌而稚嫩的眼神和经纪人警告的话语恰到好处地在他眼中映出,在他脑海中响起,就像是想要推动剧情发展似的逼出了他卡在嗓子里的那一句话。



“我累了,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当时王一博是如何的地红着眼眶哀求,抑或是此后漫长的一年里王一博又是如何锲而不舍地道歉追求又被伤心,肖战都不想回忆了,他有心,更何况那颗心还是那样的爱着一个人。






有些事情自发生以来,就让他再也没有想回忆的欲望。





























..



王一博回到节目组给他俩安排的房间时染着一身的酒气和寒气。



肖战因为工作上的一些问题早早离开饭局回到了房间和经纪人协商,王一博留在那里进行他面对陌生人最不擅长的谈天说地,有时候搅得气氛僵化,他就以酒自惩,表现出“话都在酒中”的气派,以至于越喝越多,只好去外面醒个酒再回房间。



肖战听着王一博委委屈屈地和他道来这些,不免觉得有点好笑,语气也带上几分亲昵:“啊,我们一博真是死心眼,在综艺上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呢?”



“嗯。”王一博的眼角不知是被醉意染红还是被冷意熏红,总之那一抹红不浓不淡地挂在那里,又乖又可怜,“头很晕。”


肖战脸上的笑意淡退了,他叹了口气,心里被一团不可名状的情绪塞满,消停了两年的小兽又开始横冲直撞。


他看向王一博,两年来第一次勇敢地、好好地正眼看他,没有上妆的人五官嫩得仿佛能掐出水,他脸颊仍带着婴儿肥,流淌着稚气的柔软,眼眸也潮湿清澈,像淋了水又被咬开的黑葡萄。



在肖战眼里,王一博面无表情的时候也会因为鼓鼓囊囊的脸颊肉而没什么威慑力。那天争吵的时候,王一博明明是小孩子心性才说出了那些话,而自己又和他说了些什么呢?




【“王老师永远长着一张十八岁的脸。”】



曾经在采访中开玩笑又认真的句子在黑夜中洗去尘土,一点点明亮清晰起来,不知浮现在谁心头,然而肖战当时其实还有没说完的后半句。



【“让人心软,让人想要宠着他,爱着他。”

“而那个人就是我。”】






“狗崽崽。”肖战卸下了面部所有的力气,五官轻柔自然地舒展着,眼神像一卷软绵绵的春风,他用说故事的口吻唤王一搏,“好啦狗崽崽,乖,睡觉。”


“肖战哥哥陪我睡吗?”小狗问他。



“这些天我明明一直陪着你。”肖战说,“住都住到一个房间了,算盘打的不错啊小朋友。”



喝醉的王一博没听懂肖战在说什么,他“嘿嘿嘿”傻笑几声,嘴角的括弧无比甜蜜。



“我陪你。”肖战摸摸他的头,“睡吧,晚上要去厕所叫我,别一个人去了,我知道你怕那条没灯的路怕得要死。”


“好。”王一博坐在床边乖乖应下,然后点点自己的脸颊。



肖战不明所以:“啊?”



“哥哥给一博的晚安吻呢?”



好家伙。肖战牙疼似的捂住脸,要不是那一身冷风都吹不散的酒气,他简直要怀疑王一博醉酒的真实性了。



“给给给……”肖战凑上去,在王一博脸上用力吸了一口,像是咬了一口糯米汤圆,“睡吧。”






他索性也陪着王一博早早睡下了,即便如此,凌晨被晃醒时仍然困到睁不开眼,肖战一把打在扶着他肩的手上,被清脆的“啪”一声吓清醒了。


酒醒的人眼睛有点肿,乍一看像是偷偷哭过,他被打的手捏着肖战肩上的衣料不肯放,笑容有点无奈:“哥,你是不是说过想上厕所找你一起?”


肖战下意识地在王一博手背上揉了揉,他坐起来,强装镇定地挑眉:“哦,我还以为你醉成那样没有听进去我的话呢。”


王一博笑而不语。


“走吧。”肖战套上外套,皱着眉打量着王一博,“不是,你能不能穿件外套再起来?还有,不要赤脚站在地板上……”


王一博点头如捣蒜。


王一博点完头后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话,甩了甩全数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手臂就想要出去:“走吧?”





气得肖战把自己的另一件外套扔在王一博头上。












夜色寒冷,然而只要再过不到两个小时,天光便会从角落开始一点点填满这里,朝霞流出一片浓稠的淡橘色,像被戳破的温泉蛋黄一样鲜嫩,而温暖。






两个人走着,随意地说些什么,和谐得像是从来没发生过那些。



走到一排精致玲珑的白房子前,肖战停下脚步:“好了,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但是他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王一博拽着他的领子把他压进了其中一间,肖战的背脊砸在墙上,冰凉的痛意顺着脊骨蔓延而下,王一博把他抵在墙上吻他,动作近乎凶狠。



王一博不知道别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所爱时能不能压抑住自己的欲望,但总之他不能,肖战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这于他而言简直是种折磨,他痛苦得快疯了。


他面上丝毫不露,眼神却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露骨。


他喜欢看肖战脉络分明的小臂,喜欢看肖战仰起头时弧度脆弱的脖颈,喜欢看肖战会牵动唇下那颗痣的笑容,喜欢看肖战那双说不上来是瑞凤还是桃花但总是带着情的漂亮眼睛。





他还喜欢肖战的灵魂。



“王一博!”肖战用力推开他,喘息有点粗。他生气时总是这样叫他的名字,前两个字低而压抑,后一个字的音调骤然拔高,声音很好听。


王一博往后趔趄了一下,弯着嘴角捂住胃,他的消化器官在用力吻上肖战时便开始疯狂叫嚣,疼到几乎要让他站不稳。


“肖老师是毒药吗?”他开玩笑似的对怒目圆睁的肖战说,“怎么一尝到你我胃就痛了?”


“你根本不是来上厕所的对吧?”肖战狐疑地看着他,气还没消,“胃痛呢?也是装的吗?”


“你猜我是不是装的啊。”王一博目光灼灼,被刘海遮住的额前却已布满冷汗。


肖战眼睛里全是王一博张扬的笑容,像是一幅画。



他咬了咬牙,皱起眉头,眼神被带的很凶,他几步上前,托住小孩的屁股,面对面地用力把他抱起来,王一博自觉又懵懵地分开双腿夹住他腰后才反应过来肖战做了什么,耳尖霎时间通红。


他们恋爱的时候才喜欢这么腻腻歪歪,肖战喜欢这么抱他,他也会乖乖勾着肖战的脖子,低头吻他;而他自己则是偏爱背着肖战,那人会在他背上不安分地晃着双腿,手总是要玩他的喉结。



“不管是不是真的。”肖战抱着他往回走,声音低低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信了。你啊……为什么总是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呢?”




王一博发现,肖战真的很喜欢对他说问句。



可是他要去问谁呢。



































...




“我照顾一博啦~老师们你们出去玩吧,我真的不去了,也不安心哈哈哈。”


“好的好的我会的,你们玩的愉快哦~”


王一博躺在屋子里听肖战和节目组道歉,跟一起录制的前辈或晚辈们陪着笑脸解释,今天大家原本要坐火车去这个国家有名的滑雪场滑雪的,可是肖战坚持要陪着他。


他用手臂挡住眼睛,想笑又想哭。


“干嘛这么睡?装酷?”肖战走进来,捣鼓东西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小声音,“起来,把药喝了。”


王一博坐起来看着他,肖战今天的造型很简单,但是很好看,金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白衬衫扎进裤子里,脚踝夹在黑裤子和白鞋子中间的空隙里,笑着,刘海蓬松。


他一把掀开被子跑下床去抱肖战,他只套了一件宽大的黑T恤,衬得那双原本就像没发育完全的腿愈发白和细。


“诶诶诶……”肖战手一抖,药差点洒了,“你干什么……”


“肖老师腰好细哦。”王一博环住他不肯撒手,“细得让人想……”



“王一博!”肖老师咬牙切齿。



罪魁祸首松开他坐到床上,“你喂我。”


“……”



肖战知道,他总是拿王一博没办法。



王一博一边嫌苦一边磨磨唧唧地喝完药,他咂了咂嘴,仿佛尝到了雨天过后墙角肆意生长的青苔了。



“肖老师为什么要对那些话那么生气?”



肖战闻声回头,看到王一博似乎对自己的手指很感兴趣似的低头把玩着手指,他的床头很乱,充电线耳机线交缠着盖在一个摩托车形状的闹钟上,耳钉和手链也揉成成一团在边缘摇摇欲坠。




肖战的心也很乱。





“王一博。”他如一道墨痕的眉头轻巧地皱了一下,“我是个男人。”



被点名的人抬起头迟钝地眨眨眼,睫毛在空气中扑棱的画面像是被开了零点五倍速,同时具备美感和傻气:“呃……那你好厉害哦……?”


肖战鼻梁上的金框眼镜缓缓滑到了鼻尖。


肖战瞠目结舌。



哇哦,分手之后王老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功力还真是日渐增长。








“算了。”安静良久的空气被肖战“噗嗤”一声笑打破,“我也忘了,你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大男子主义作祟的中二病罢了。”


“……是不是觉得很尬?”王一博撇撇嘴。



“嗯。”肖战含着笑点头。




“那就和我在一起吧。”王一博说,“和我在一起聊天就不会干了。”



“什么逻辑?”



王一博理直气壮:“不知道。”



他扯了扯领子,禁欲气息从尖尖的喉结流到松松垮垮的领口,颈部好看的线条连着锋利漂亮的锁骨延伸,再隐藏在黑得纯粹的T恤衫下。



这次换成肖战用那种露骨的目光看着他。



王一博节骨分明的手指一捞,勾出戴在衣服里的一串白色珠子,中间混着几颗木头,他拿下来,递给肖战。

“这是……佛珠?”肖战接过去,原本应是冰凉的珠子上带了人的体温,摸起来细腻而虔诚,还混合着檀木香和牛奶香。


“嗯。”王一博笑了一下,“还开过光呢。”



肖战眼神发软:“王老师什么时候信佛了?”



“不信啊。”王一博冲他挑了下眉,“但是我信你会幸福。”



“这本来就是为你求的,带着吧。”




































.....


综艺录制最终顺顺利利地结束了,没有人再提起过在一起的事,肖战和王一博似乎都没有对此过于留恋,他们再次分道扬镳,回到了那几年媒体给他们定位的生活中。


王不见王,各占一方。



肖战这几年来把重心主要放在了演戏上,往往是一整年的工作量都很大,下一年却还是接的很紧,他为了放松接了旅游综艺,没想到还是遇上了个小祖宗。在演戏方面,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最终当之无愧地成为媒体口中的王。


而另一个王的主攻领域则是舞蹈,王一博在演戏方面没有肖战那么深入,但是他的舞蹈成就已经是绝对顶尖。这样的两个人,曾经合作过一部耽美改编剧的两个人,自然而然会被媒体放在一起说。



只是说归说,没人知道他们曾经是真正的情侣。









王一博在几个月不停歇的连轴转之后得到几天的假期,他先关了手机,昏天黑地地睡了一场,醒来整个人无比轻松。



“飘飘欲仙~”他嘀咕着登了微博小号,忽然想到他和肖战那个综艺快上了,经纪人还特意叮嘱过要宣传一下来着。



于是王一博把这件事抛到脑后,逛起了微博,然而热搜第一条让他心脏几乎停止运行。




#肖战 告白 王一博#




什么玩意???王一博点开的时候手都在抖,哪个没良心的营销号歪曲事实带节奏?



虽然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这是真的。


可是肖战那么谨慎理智的人……


哇哦。



带节奏的营销号正是他的战哥。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大家好啊,首先说明,我是肖战,没被盗号。

今天是想要告诉大家,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们是同行,曾经还在一起过。

我至今仍记得我们分手那天,凌晨才完成一个节目录制,早上就在微博上接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午经纪人为了我好警告我和我喜欢的人别那么高调,让我为自己的前途考虑考虑要不要分手,总之,很累的一天,结果到了傍晚,小朋友还要和我闹,我气疯了,就说了,分手吧。

分手两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后悔,可是要怎么说呢?如果不分手,或许我们下场会更惨呢?

到今天,我们分手已经快三年了,宣传期结束快五年了,陈情令杀青六年了,对,我对象就是陈情令的演员,不是师姐。

两年到三年间的这一年,我和他拍了个综艺,马上播了,呃那什么……在这里不合时宜地宣传一波,当然大家也可以理解为我是为了宣传才发这篇长文的(摊手)。好了回归正题,综艺拍摄途中,我终于原谅了小朋友,也原谅了我自己,人生八苦,一味味叠起来真的太苦了,需要有人一起扛,我不信佛教,我只信小朋友。

现在我也有足够的资本来说这一句“我喜欢你”,因为我已经能保护好你了。

狗崽崽,看到要不要回个电话?就不@你了。”









王一博几乎能想象出来肖战打字时带笑的神情会有多温柔,他翻来覆去地看这些文字,脏话都没舍得出口。


他先登了大号,没去管接二连三跳出来的消息,赶在微博瘫痪之前评论了肖战的微博。





@UNIQ-王一博

“接电话。”






在他播了电话的几乎一秒后,肖战接起来了。



“狗崽崽。”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像电流窜进王一博的耳朵,“被控制的感觉怎么样?生气吗?没通知你就发了。”


“太爽了啊。”肖战能想象出王一博说这话时挑衅的眼神,和又酷又坏的笑,“请肖老师,一辈子都控制着我吧。”





然后两个人就跟被戳了笑穴似的笑到停不下来,闹够了,话筒里就只剩下了喘气声,最后是呼吸声。



“王一博。”


王一博听见肖战开口,声音里也带着笑,低沉温柔。














“你这个长着高级厌世脸的世俗情种。”































———END




part1.

写分手那一段的时候脑子里全程是椰啵语气的“哇哦!”    

hhhhhh小赞哥哥真是个狠人



part2.

#狗崽崽警告!#

别问!问就是狗崽崽!

我不允许这么伟大的长辈父爱之情还有人没有看过(狗头)




pps:本来想给这篇文章取名《佛说》的,然而姐夫的脸一直在我眼前挥之不去,于是我放弃了(微笑)




我佛不渡哈批

评论(118)

热度(5936)